棒棒医生:循证的崩溃

  • 作者:棒棒医生

循证医学在中国本来就虚弱得可怜,在暴虐的新冠病毒面前,已经濒于全面崩溃。

临床决策必须建立在当前最佳证据的基础上,这一原则被“萨妹”无情地蹂躏和唾弃。

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仅仅做过体外细胞实验,就敢于宣称对新冠肺炎有效,甚至是“克星”,直接在临床广泛使用,某院士还呼吁要把它纳入国家卫健委第六版方案中去。须知,体外细胞实验到可以临床应用中间还隔着动物实验、一期二期和三期临床试验的十万八千里,这个漫长的过程会淘汰至少99%的所谓“有效”。如果体外实验有效就算有效的话,那么,一夜之间发明一万种有效药物有何难哉?

奥司他韦,本是治疗流感的“特效”药物,它的效果也不过是起病24小时内服用可以缩短病程减轻症状(不超过40%)而已。关键是,这个药是针对流感病毒神经络氨酸酶立体结构而在分子水平进行精准设计的,它怎么可能会对新冠病毒也有效呢?但是,武汉前线国内顶级医院大力应用后,已经在基层全面开花,即使国家方案不推荐也无济于事。

抗菌药物对病毒性肺炎的治疗无效是绝对的国际共识和医学常识,五个版本的国家方案里也一再强调要“避免盲目和不恰当使用”,但是,怎敌得住顶级医院的先锋示范呢?现在的基层医院,早已不仅仅用于重型危重型合并细菌感染者,而是同时用于几乎所有的轻型和普通型,名之曰“预防”。国家开展“抗菌药物专项整治”活动“十年辛苦不寻常”的成果,在这次疫情中被碾压得体无完肤。

大剂量维生素C抗自由基,这一疗法据说来自美国一位华裔专家。然而,这个专家很快就被挖出专业和病毒以及传染病没有关系,发表的几十篇论文不但和病毒无关,连一作和通讯作者都不是,这样的人说的话不但在大众中疯传,专业医生们也狐疑不定或者坚信不疑地直接临床试用了。没有任何临床证据和理论依据的疗法可以凭着传闻就直接大量用于临床,循证精神荡然无存。

康复患者血浆疗法是最新的“特效疗法”,已经由官方正式推荐应用。但是,它仅仅来自武汉区区10例重症病人的观察,没有对照,没有入组的标准说明,也没有可信的终点指标,这种“疗效”在循证医学里连最低级别的证据都算不上。如果搜索以往的证据则可以看到,在埃博拉和流感等疾病的多个国际大型研究中,血浆疗法早已经被否定。而理论上,血浆疗法如果有效,是基于康复者血液中的抗体,是特异作用于病毒的,那么,只有早期轻型时应用才会有效果。等到危重时,病毒已经不是问题,抗体对付不了严重的炎症反应。此外,血液的安全性和可及性也很难保证。这一种既往被证明无效的安全风险高的疗法首先需要进行严谨设计的临床研究,确保受试者的安全,然后才能宣称“有效”,然后才能推荐用于临床。不幸,所有的流程都被“特事特办”了。

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我只看到一个药还在坚持着循证的信念,那就是瑞德西韦。这个药在国外个案已经显示了“特效”,之前也通过了体外实验、动物实验、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证明是安全的,但它仍然不敢宣称对新冠肺炎是“有效”的,非要等到四月份揭盲以后才敢下结论。它为什么不敢?因为这是现代药物不可逾越的雷池!如果可以随意逾越的话,现代医学的大厦瞬间就崩溃了!

当然,更多的中药,1号2号直到N号,需另当别论,它们过于博大精深,浅薄的循证对它们是没有约束力的。

继续崩溃到哪里才是尽头呢?我不知道,我希望至少在悬崖的边上能止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